业务邮箱
d908Dcf5@sina.com

第1229章恒古之战八

发布时间:2020-04-16 10:28:13

第1229章 恒古之战(八)本命道术诛天,此时正狂暴无比地朝着他的施展者萧凡发生了猛烈的攻击。 “这…可恶!”萧凡拼死抵抗着,他施展出这本命道术,就已经消耗掉了几乎全部的体力,而如今本命道术以原本的力量反噬而回,又岂是他现在所能抵挡的? “吼!”身下的小喵发出一声咆哮,却被萧凡突然间一掌拍飞了出去。 而体内的,也被萧凡一掌轰在自己口,生生从身躯之中震慑而出! “萧凡,你…你这是干什么?”疟翻滚着飞出了极远,连忙大声喊着,跟小喵一并再次朝着萧凡这边飞驰而来。 “别过来,诛天的力量,并不是你们所能承受的住的!”萧凡连忙摆手大喊道。 “可,你怎么办?”疟焦急无比,只能硬生生停下脚步。 “放心,我死不了,既然他严弘想跟我玩这种游戏,我也不妨陪他好好玩上一番!”萧凡额头上青筋蹦,咬牙切齿地说道。 而诛天的威能,开始在他全身游走起来,开始疯狂地磨灭他的身和力量! “哈哈哈,看来你还真能坚持,明明已经没有力量了,却在这诛天的威力下还能坚持这么久,不愧是我的宿敌啊,不过…我不可能再给你任何翻盘的机会,受死吧萧凡,这场最终的战争,胜利者是我!是我们修罗神族!”严弘狂笑了起来,再次深一口气,将全部的力量都汇聚到掌心之中,旋即朝着萧凡狠狠拍下! 这一掌的威能太过恐怖,萧凡只觉得眼前突然间变得一片漆黑,同时手中的一星虎皇剑轰然粉碎开来,而那能够抵挡强大冲击的十方帝王甲,竟然也出现了无数裂纹,随时都有被粉碎的迹象! “可恶,我怎么能…在这里被你击败啊!”萧凡扯着嗓子大吼了起来,鲜血不断从口中飙出,挥手一点,一团巨大的金光便轰然砸出! “什么?这是…”严弘见状一愣,连忙收回手掌,双臂护在身前,却也被那团金光狠狠地撞飞了出去。 金色方砖! “可恶,这件该死的宝物,不是在洪荒时期被我给毁了么?怎么又出现了?”严弘在极远的地方稳住身形,旋即擦拭了下嘴角的血迹,眼中闪过一抹愤恨。 金色方砖,在洪荒时期,就被赵无极出其不意施展而出,给他造成了伤害,可没想到时隔千万亿年,他还是重蹈覆辙,再次在这金色方砖之下吃了小亏。 “哼!萧凡,不管你怎么挣扎,你也必死无疑了,难道你以为这块破砖就能挡住我不成?洪荒时期我能将其毁掉,现在也同样可以再毁一次!”严弘愤恨地吼道,抬手便要将金色方砖砸碎。 “可恶,挡住他,药王神鼎,控!”萧凡一咬牙关,再次强忍着将药王神鼎释放而出。 药王神鼎顿时闪烁着耀眼的光华,突然间出现在了严弘的头顶,鼎口朝下,吐出七火焰,将严弘的身形<魔仙弑神>笼罩在内! “药王神鼎?这法宝也恢复了?”严弘双瞳微微一缩,脸色露出了谨慎的神色。 药王神鼎的拘禁之力,他也亲身感受过,绝非一时半刻能够从中脱出的,就算是现在的自己也不行! 与之相比,八荒凤凰塔的囚禁之力,甚至还要差上三分! 毕竟所有的帝王神器,都是从这药王神鼎之中炼制而出! 而药王神鼎虽然品阶并没有达到帝王层次,却拥有着连帝王神器都无法比拟的玄妙之处,就连当初的修罗神族始祖破掉这药王神鼎,都废了九牛二虎之力! “萧凡,难道你以为利用这破神鼎把我的动作暂时限制住了,就能够逃过一劫么?哼,你太天真了,你现在的情况,已然无法抵挡住本命道术的威力,就算是我不出手的话,你的死也只是时间问题,坚持不了多久了,既然你不想让我给你个痛快,那我就在这里慢慢欣赏,你缓缓死亡的痛苦模样吧!”严弘捏了捏拳头,并没打算消耗力气来破开药王神鼎的拘禁,而是就地盘膝坐下,抱着胳膊,一副看热闹的模样大声吼道。 “死?哼,既然你那么期望,我就死给你看好了!”萧凡闻言,突然露出了一抹怪异的笑容,反而放弃了抵抗,整个人全身放松,任凭诛天之力在自己全身肆虐! “嗯?”严弘见状微微一愣。 “萧凡,你疯了?别放弃啊!”疟连忙大喊了起来。 “放心,我不死的话,又怎么能让严弘满足呢?姑且,就先让他满足一次吧,不过…一人一次哦!”萧凡的笑容更加诡异起来,紧跟着身形开始崩碎,在本命道术的威能之下,彻底化为了灰烬! 而同时,那金色方砖和药王神鼎,也不约而同地发出一声嗡鸣,似乎在为萧凡的死而感到悲伤。 接着,这两件法宝之上的光芒都完全消散,静静地悬浮在虚空之中。 “萧凡这家伙…真的死了?”严弘满脸的疑惑,旋而看向金色方砖和药王神鼎,搓了搓下巴。 只有拥有者死了,其所拥有的法宝才会彻底失去任何力量,如同此时这两件法宝一般。 可萧凡最后竟然不再挣扎而自己选择死亡? 这里面未免也太过蹊跷了吧? “萧凡,你这家伙,真的死了不成?少在这装神弄鬼的故弄玄虚!”严弘咬了咬牙,旋即大声咆哮道。 声音如同雷霆般,在整个空间之内回荡着,然而并没有人回答他任何问题。 “真的死了?我怎么总感觉…这里面有古怪?”严弘生性多疑,在如此的情况下,更是疑虑重重,眼角不断地抽动着… 尤其是萧凡临死前所说的最后一句话,一直如同根尖刺般,扎在他的心中,让他难受无比! “见鬼,一人一次…是什么意思?到底是什么意思?”严弘整个人变得而有些疯魔了起来。 “萧凡…”在远处的虐傻眼了。 他真是没想到,萧凡竟然会就这么在他眼皮子底下,眼睁睁的死了! “吼!”突然间,小喵发出了一声低吼。“呃,怎么了?”疟连忙摸了摸小喵的脑袋。 紧跟着,他双瞳一缩:“你能够感觉的到?对了,你对空间有着特殊的感应能力,这么说…萧凡真的没死?” 小喵微微点了点头。 “嗯,那就对了,我也感觉,这家伙不可能就这么死了,而且,他刚刚就这么死在我的眼前,我却并没有任何悲伤的感觉,反而从内心深处,涌出一股希望的意味,似乎我的本意就是在盼望着这一刻的发生般!”疟磨了磨牙,自己都有些莫名其妙地说道。 整个世界之门内的空间,突然变得寂静无比起来。 严弘也心中怀疑,不敢轻举妄动,矗立在原地,警惕地注视着每一处地方。 可足足半柱香的时间过去了,整个空间之内,却依旧无比安静,并没有任何异变发生。 “可恶,难道真是我多心了不成?这家伙的确已经死了?”严弘皱了皱眉头,搓着下巴道。 “萧凡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?你是不是真的还活着?若是活着的话,你又在哪里?为何还不出现?”疟也在一边焦急无比的等待着,但小喵却并没有任何担心的意思。 萧凡的确没死。 但他现在去了哪里? 就连严弘都没有注意到,在不远处的修罗神族血脉之泉的池子当中,萧凡死掉的刹那,那池子内便出现了一滴晶莹剔透的鲜血。 一花一世界,一叶一菩提。 那滴鲜血之中,却存在着另外的一个世界。 那个世界之中,空无一物,到处都充斥着厚重无比的宇宙最初鸿蒙之气! 没错,鸿蒙之气,乃是孕育出混沌之气的最初形态,包含着一切的初始力量,被称之为宇宙本源! 而似乎,在更为久远的年代,甚至连同这片宇宙,这个混沌之地都未诞生前,盘古大帝还未到来之前,所有的一切,便是如此的模样。 或许,可以称之为这里为初始,也可以称之为这里是终结。 在如此的地方,初始和终结,相辅相成,创造和毁灭,相互融合,这便是一切的源点,更是万物的终点! 然而,就在这个世界当中,此时有着两个身影,正悬浮在鸿蒙之气当中,相互的对持着。 一个全身白色长袍,一头银白色的长发无风自飘,背负双手,器宇不凡,眉宇间的模样,与萧凡有着九分相似,却还有着一分的不同。 没错,他不是萧凡,而是赵无极! 而站在他对面的,容貌却与其完全一样,只是身上的长袍和长发的颜色,都是如同墨水一般的漆黑,但其身上的气质却更倾向于萧凡! 萧凡与赵无极! 原本已经完全融合的前世今生,此时竟然会以如此的形态相互站立,并呈现出有着敌对势头的状态! “就这么放弃,你不后悔么?”赵无极突然淡淡地问道。 “并不是放弃,你也应该知道,破而后立,只有如此,才能踏上更高的地方!”萧凡也淡淡答道。 “但这样做的话,你不认为太过冒险了么?” “若是不冒险的话,能够获得我们想要的一切么?”萧凡反唇相讥道:“或许,就是因为你不敢,你有着太多的割舍不下,才会在洪荒时期失败,瞻前顾后,也是你失败的根本原因!” “莫非你的意思,若是当年的我,如同修罗神族一般没有七情六欲,也不至于会死?”赵无极皱了下眉头。 “并非如此,善良的时候,要包容天地,面对敌人,要宛若邪魔,只可惜,曾经的你是这样的,但当你成为神明,拥有太多的责任和义务后,便开始懦弱起来!”萧凡厉声喝道:“若你还是如此的话,这样的前世,我不需要!”

百度搜索